Yee

这个人好懒呀,什么也没写

【死胜】青梅竹马被痴汉跟踪了怎么办⑤

◎无个性世界设定,死柄木弔是个无业游民还痴汉小胜(不

◎避雷: 略有出胜,可能还会有轰爆情节?

第五章 最漫长的一夜

那天我最终也没能问出什么来。所幸在警方的重视下,我们街区增设了监控,若是跟踪犯贸然出现,就给了警方抓捕他的机会。

整整半个月,「那个家伙」没有任何动静。我每天坚持要跟着小胜回家,他一开始十分受不了,并在教室狠狠地爆发了一次,差点和我互殴起来,被相泽老师叫到办公室了解情况后,被下了“既然如此,绿谷你就每天和爆豪一起回家,刚好省了很多麻烦”这样的命令。我自然是高兴有了名正言顺的理由和小胜一起回家,而他虽然不爽,却也无法违背老师的命令。

日子就这样表面平静暗地汹涌地流逝着,直到这一天,雄英高一暑期例行的集训——「林间合宿」的到来。

林间合宿是以加强个人能力和野外生存能力为目标、为期两周的高强度训练。经历「跟踪事件」后,我比谁都要强烈地想拥有力量、用这双手来保护他人。

结果——

“还、给、我!!”

“把小胜还给我!!!”

保护了洸汰,但是、因为伤重几乎无法移动,我没能救下小胜。

天之骄子——所谓「精英」的我们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小胜被拉上直升机,然后飞速地远离,最后只剩黑色的影子,像一只邪恶卖弄的乌鸦,在无情地嘲笑。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”

在难以形容的痛苦和愤怒中,我的世界陷入了黑暗。

“明明是个综合评级连C都没有达到的废物,居然还想和我作对!”

男孩金色的头发和他本人个性一样暴躁地乱立着,红色的眼瞳射出愤怒的火光:“臭久,我不要跟你这种家伙做朋友了! 以后不许再跟着我!”

不要。

“明明只是个废物,还想和我考一样的学校?我不允许!!”少年暴躁地呲牙:“喂!听到没有,我不允许!!!”

不要……

“别过来!”被劫匪挟持住的少年眼瞳喷火:“我才不需要你来救我!!”

不要不要不要不要!

最后的画面和那晚的画面重叠在一起,同样是被挟持的姿态,但他却用眼睛狠狠威胁着:不、许、过、来,废、久!

“不要离开我,小胜!”

哭叫着醒来,头顶是病房白色的天花板。然后我意识到了发生了什么,苦涩瞬间蔓延,堵住了我的喉咙。

小胜,被夺走了。

在我的眼前,被夺走了。

一切都是我的错!

都是我没有保护好他!!

“出久?”

丽日的声音打断了我崩溃混乱的思绪,我呆呆地抬起头,看到A班的大家都来了。

“没能保护胜己,我也很不甘心。所以,你不要把所有的一切都揽在自己身上!”切岛眦目,狠狠地握着拳。

“警方已经行动起来了,他们这次行动太冒进了,给我们抓住了马脚。”饭田同学扶了扶眼镜,镇定道。

他们?

“嗯。”对于我表示出的疑惑,轰焦冻对我作出解释,“他们并不是一般的罪犯,而是一个自称为「敌联盟」的组织,最近一个月相当活跃。”

除了我以外,还有包括八百万百在内的几名同学都受了不轻的伤,在探望我完毕后,他们接着要去探望其他同学。

但是,轰焦冻和切岛折返回来,问我:

“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,把爆豪同学救回来?”

没能保护到小胜的这双手,现在,还有机会弥补。我握紧拳头,按响了呼叫玲——

“医生,请为我注射「细胞加速愈合剂」。”

//

快完结,笔力好差受不了了(捶地)

想写其他视角的番外

顺便,第二章有点平铺直述介绍世界观和设定的感觉,没错!这是个偏现实向的世界,但是也不那么现实。比如这次出现的「细胞加速愈合剂」,功效和副作用都和治愈女郎差不多,而且相当贵呢,不过别担心,绿谷他有医保(笑)

【死胜】青梅竹马被痴汉跟踪了怎么办④

◎无个性世界设定,死柄木弔是个无业游民还痴汉小胜(不

◎避雷: 略有出胜,可能还会有轰爆情节?

第四章 唇上的伤痕

昨天晚上,我被袭击晕倒后,是小胜及时赶到救了我并把我送到医院。醒来的时候,小胜已经离开了。只有妈妈陪在旁边,警方随后也赶来了,给我做笔录了解情况。

我提到对方似乎对小胜抱有特殊感情,以及对方有潜入小胜房间的企图(也有很大可能已经多次潜入了)。警方离开后,我没有什么大碍,随即办理出院手续离开了医院。

但是……

我拉了拉衣领遮住脖子上的掐痕。那句喝止,「死柄木弔」,不知道是幻觉还是现实。难道,小胜和他认识?

第二天来到学校,朋友们听说了事情经过,都大呼小叫地围过来表达关切。我感到很温暖,回答了他们的各种问题,但一边又忍不住看向小胜的方向,他正和切岛他们说着话,察觉到我的视线,回望了过来。

他的脸一对着我,我便如遭雷劈地僵住了。小胜的嘴唇非常好看,形状姣好,色如玫瑰,但重点在于,他的下唇上有一道让人浮想联翩的伤口。

联想到昨晚的事件和在半昏迷状态下听到的话语,我的心中忽然涌现出一股无法忽视的怒气。

“小胜!” 午休时,我终于找到机会叫住他,想和他单独谈谈的欲望在一整个上午都灼烧着我的内心。

出乎意料地没有表现出不耐烦,他只是挑挑眉表示惊讶地看向我,停住了脚步。

我看着他,视线无法从他嘴唇上的伤痕移开,这个问题瞬间从无数个更重要的问题中一马当先地脱口而出:“小、小胜嘴唇上的伤口,是、怎么回事呢?”

他先是“哈?”了一声,表示我叫住他就是为了问这么一个问题的惊讶,随即想到什么似的开始青筋暴跳,“你小子、一天到晚的想些什么呢?昨天去我家也是,我说过了吧,弱小的家伙就不要把自己当英雄!?”

我毫不示弱地直视他,“小胜才是,明明遇到了那么危险的人物,却还想自己解决!相泽老师说过了吧,不能认清局势的勇敢是莽夫之勇!”

他鄙夷地看我引经据典,嗤了一声:“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管,下次不要再随便插手了,笨蛋!”

怒火和莫名的委屈终于冲破了理智,我冲动地向前扯住他的衣领,小胜阴沉地低头,却看到了什么忽然一怔,然后出乎我意料地说:“对不起。”

他的眼睛少有的沉静,像红宝石一样熠熠生辉,我呆滞地摸了摸脖子,感受到微微的刺痛,我的眼睛湿润了,委屈和酸涩冲破防线,泪水大颗大颗地滚落下来:“这算什么啊……为什么要你来道歉?你和那个人、死柄木弔,到底是什么关系?!”

他微微抿唇,一副固执冷漠的表情。唇上的伤痕,依然在刺痛我的眼睛。

//

越写越觉得绿谷小天使好可怜哦,呜呜,心疼他。

嘴唇上伤口的真相到底是如何呢?看来要成为一个未解之谜了哈哈哈。

大纲写好了,但是七章完结现在看来好像有点困难。(捶地

【死胜】青梅竹马被痴汉跟踪了怎么办③

◎无个性世界设定,死柄木弔是个无业游民还痴汉小胜(不

◎避雷: 略有出胜,可能还会有轰爆情节?

第三章 名为死柄木弔的男人

在内心这样发表完誓言后,我准备回房间休息。就在这时,我看到一个黑影,灵活地顺着墙壁上的凸起和窗沿爬了上去——二楼——遭了,那是小胜的房间!

我吓得魂飞魄散,飞快的打开家门跑出去,在妈妈一连串“出久你去干嘛”的追问声中,拿出我最极限的冲刺速度,冲向小胜家。光己阿姨帮我打开门后,我气喘吁吁来不及解释,一个劲地冲向小胜的房间。“咣”地一声、几乎是撞开房门,但是——空荡荡的,只有开启了一半的窗户,吹进来夜晚凉爽的微风。

啊,差不多十年没来小胜的房间了,和小时候铺满ALLMIGHT的海报和堆满各种男孩气玩具的房间不同,小胜的房间真是出乎意料的干净简单呢!

不对,现在不是感慨这个的时候。我几乎可以听到脖子一声声僵硬的“咔咔”声,我一点一点转过头,小胜以穿着睡衣、浑身冒着刚出浴的热气、以及额头爆着青筋——一幅忍耐极限马上要被突破的样子出现在我眼前。

“小胜……”

“混蛋出久,你来我家干嘛?!!”

啊,果然爆发了。

“事情就是这样……最近一直有一个奇怪的男人在跟踪小胜,刚刚我看到一个人爬到小胜房间去了,我很担心所以跑过来。但是好像弄错了,打扰了真是抱歉!”最后,在光己阿姨的强势镇压下,无视小胜的反抗,我被请到客厅说明来意。

光己阿姨和爆豪叔叔听到后,果然立刻紧张了起来,光己阿姨立刻给了小胜一个爆锤:“臭小子,这种事情你怎么不马上告诉我!”

小胜捂着头撇嘴:“这种事情有什么大不了的!”

光己阿姨生气地又给了他一拳:“笨蛋!你出事了怎么办?”说完她看向我,也批评道:“出久也是,这种事情应该第一时间告诉大人,你们两个这样是把自己放在危险中!”

我羞愧地认了错。随后,小胜的爸爸妈妈报了警,并决定明天也向学校方面说明情况。事情总算能圆满地解决了。我松了一口气,向光己阿姨他们告别。

但是,刚刚走过小胜的家,一只冰冷粗糙的手就抚向了我的脖颈,把我拉进巷子的同时,另一只手狠狠地捂住我的嘴巴不让我说话。

“啊,就是你啊,黏黏糊糊磨磨蹭蹭老是跟在胜己身边的人?”我听到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。

我惊恐地瞪大了双眼。又听到他病态地开始念叨:“啊,都是被你打扰了,小胜的东西都没收集完就慌慌张张地逃走了。可恶可恶可恶!哎,对了——”他站在我身后,不让我看清他的脸,这时贴近我的耳朵说话,好像声音都带着一股阴冷的气息,让我浑身战栗,“你干嘛老是跟在胜己旁边呢?胜己身边怎么老是老是老是有这么多苍蝇呢?你知不知道,苍蝇‘嗡嗡嗡’地围着你飞最烦人的了?”

“啊,你喜欢胜己吧?是吧?对吧?毕竟他那么可爱?可爱到让人想收藏起来~可是呢,”他的声音忽然从无力变得暴躁恐怖起来,“我绝对不会把他让给你的!”

他的手用力地掐住了我的气管,无法呼吸,我很快感到了窒息的痛苦,在昏厥之前,我迷迷糊糊地好像听到了小胜的声音——

“给我住手,死柄木弔!”

【死胜】青梅竹马被痴汉跟踪了怎么办②

◎无个性世界设定,死柄木弔是个无业游民还痴汉小胜(不

◎避雷: 略有出胜,可能还会有轰爆情节?

第二章 我要保护你,小胜!

这个时代,是崇尚个人英雄主义的时代。

曾经黑暗混乱、警/察与罪犯勾结的灰色时期被我们最伟大的英雄——ALLMIGHT所终结。他凭借强大的个人能力和魅力,吸引了无数追随他的人,是真正改变世界的伟大人物,被誉为「和平的象征」。

由此,社会安定的基础建立在强大的个人上,以雄英中学为首的警/察学校,是致力于培养各方面能力都足以独挡一面的人才,即A级警官——也就是民众所称的「英雄」——的培养基地。

我和小胜都非常崇拜ALLMIGHT,并以成为最伟大的英雄为目标。但是,小胜却非常讨厌我,在得知我和他同样考上雄英高中后,甚至气到爆炸。

但是,我却并不认为这样的小胜不可理喻。因为对于小胜来说,“能称其位”是极其重要的。「英雄」并不是一个谁都可以胜任的职业,即使是最强的A级警官,每年也有百位数的死伤,而在第一次任务中就死去的实习警官,更是不胜其数。

我,在奇迹发生的那一天、在遇到ALLMIGHT之前,的的确确非常弱小。至今记得小时候,当我颤抖着挡在被欺负的同学面前,小胜把我揍倒后冷酷的眼神和话语:“弱小的人就不要妄想成为英雄了,你这样和送死没有区别!”

可是,即使是弱小的我,也有一颗保护他人的心啊!

无数次看着ALLMIGHT大笑着救人的身影,无数次自己训练格斗技——可是我的身体素质,比起顶级的英雄,还是差得太远了。但是,那一天,弱小的我被肯定了,ALLMIGHT对我伸出了手:“你,一定可以成为英雄!”

在ALLMIGHT的亲自训练下,我迅速成长起来,他的倾囊相授,使我离梦想前所未有的接近。

黑暗里,我站在窗口注视着小胜的家,眼睛闪烁出坚定的光:“我一定要保护你,小胜!”

//

注:“能称其位”出自东汉哲学家王符:“德不称其任,其祸必酷;能不称其位,其殃必大。”

意思是说,德行不足以适应所承担的重任,遇到的祸患必定是严酷的;能力不足以胜任所居的职位,遭受的灾殃必定是很大的。

【死胜】青梅竹马被痴汉跟踪了怎么办①

◎无个性世界设定,死柄木弔是个无业游民还痴汉小胜(不

◎避雷: 略有出胜,可能还会有轰爆情节?

第一章 糟糕! 青梅竹马被跟踪了!

我是绿谷出久,我、不,准确来说应该是我的青梅竹马小胜,好像遇到了大麻烦。

事情的端倪是在一天早晨,我发现一个男人鬼鬼祟祟地跟在小胜后面。因为一些原因,小胜和我的关系不太好(老实说是十分恶劣),虽然是邻居,但通常来讲我们都会错开时间上学和放学。

但那天他显然被别的什么事困扰着,罕见地没有注意到我。不知道为什么,这个发现让我心里发闷。难道我是个抖M?

总之,我注意到那个戴着黑色兜帽,头发灰白的奇怪男人一直跟到雄英高中门口,在保安虎视眈眈的注视下,不甘心地看着小胜的背影消失在教学楼后才走掉。

糟糕,小胜、我的青梅竹马,好像被奇怪的大叔痴汉跟踪了!

我很苦恼怎么提醒小胜,直接和他说不太现实,他可能会一拳揍飞我(高中加入格斗社后小胜真是越来越暴力了,泣)。也许我该直接报/警?

“你这废物一路鬼鬼祟祟地跟着我是想干嘛!!?”小胜揪着我的衣领,火气明显已经蹭蹭上涨快要引爆他了。

“没没没没没没有啊小胜!!!我只是、想和你一起回、回家!” 我欲哭无泪地被拎到脚尖离地,思索一天的结果是决定跟踪、不对,是在校外一路保护小胜,以免那个男人图谋不轨。结果、显而易见,我被发现了。

“哈?你在说什么梦话呢?”他一脸惊呆了的表情,毕竟我们十多年来都没有好好说话了,更别说“一起上下学”这么亲密的事情了。

话说回来,小胜在某些方面有着野生动物一样敏锐的直觉,而且实际上是个相当细腻的人,那么连我都发现了,他不可能没有注意到在我们不远处,躲在“超美味芥麦面”招牌后的那个诡异男人吧?

想到这里,我有些不忿:“小胜才是!那个男人,你发现了吧?他明显不是什么好人,交给警/察处理才是正确的做法吧!”

小胜瞥了下后方,松开手:“我的事不用你管,臭书呆子!”

“可是!”我很不甘心。

“闭嘴!”最后小胜只是朝我吼了句,然后头也不回地继续往前走了。

可是,我很担心你。

幻想型人格 2

自攻自受,幻觉

2、「没有人爱的我,我没有爱的人」

爱情,恋人。

人类进化出社会,繁衍也披上了爱情的外衣。那么,喜欢同性的人又是如何呢?

他不知道。当青春期的同伴兴奋地传阅颜色书籍时,他却会在看了体育课或篮球场上、男孩闪闪发光的躯体后,口干舌燥地在夜晚醒来。

那是他第一次,真正认识到自己的“异样”。

孟齐闭着眼睛躺在床上。旁边留白的部分齐整,也冰冷,昭示没有人使用过它。他露在外面的手指,银色的金属环被月光照的闪闪发光。它很朴素,也很珍贵,只有年少或贫穷的恋人会买这样的戒指来纪念彼此的爱。

床头柜上的照片,黑眼睛黑头发的少年和另一个人搂抱着笑着,像是阳光流到他们脸上、化成了蜜糖。

幸福快乐的时候也是有的……可惜就像春日易谢的花朵,夏夜一瞬的烟火,抑或秋日早逝的绿叶,冬日最后的雪冰。剩余的时候,就是无聊苦闷的日常。

这样,也不怪他会厌烦。孟齐躺在床上,如此这般道。他闭眼听着玄关钥匙划拉好几次才对准后的开门声,然后是拖拖拉拉踢掉鞋子的声音,稀里哗啦,终于来到了卧室。

门被拉开。

他闻到了烟气,闻到了酒味,闻到了甜腻的香水。直到一通电话打来,男人又慌慌忙忙地跑出去掩了门去接,薄薄的木板门还没来得及挡住那一声甜腻的“老公~”——这时,蒸腾的怒气才终于打破了他的麻木和理智。

你说爱我的。

他握住床柜上的玻璃台灯,走到客厅对准男人的头就是一砸,台灯碎在墙上,没有伤到人,但把男人吓了一个激灵。

“孟齐,你发什么疯?!” 他转头,看见半个身子沉在阴影里的孟齐。

你说因为我喜欢上男人的。

“我没发疯。”他冷下脸来,“我他妈犯贱。你还回来干嘛?哦,毕竟女人满足不了你的后面?”

你说要和我生活一辈子的。

男人脸上先是露出被揭穿的心虚,又被他的话激怒,“你他妈再说一遍?!”

他发怒想揍人,却被孟齐轻松躲过,反手一拳揍准他的胃,他立刻趴在地上呕吐,爬不起来。

如果遵守不了诺言……

“滚。”

男人边吐边发怒:“呕……你他妈、吃我的住我的,叫我滚?”

就不要承诺。

孟齐拖他到门口,一脚踢出去,“我会搬走,在此之前不要再让我看见你了。”他眼皮掀了掀,“你让我恶心。”

tbc

>不会加超链接……orz

>这个文是我很早之前写的,原文叫《错觉》,发表在贴吧。现在同样的主题和思路,尝试重写,希望大家喜欢~

糖果
-茂:给、给我的吗?
-灵:(迅速塞进自己嘴里)
-茂:……
-灵:龙、龙套,其实是这个不好吃,师父带你去糖果店随便选,所以你先冷静下来啊啊——

幻想型人格 1

自攻自受,幻觉

1、「幸福都是短暂的,苦闷才是生活的常态」

“生命是一个偶然,人类没有同伴,在宇宙的岁数前地球连新生儿都比不上,而在地球46亿年的生命面前,人类的历史倏忽地像一个顿号、一次眨眼……”

孟齐心里凉凉地划过这样一段不知道从哪儿听来的话,宽大的双人雨伞也遮不住密密雨丝沾湿他的衣襟。都怪横林市从10月刮到来年4月的风,在这种悲凉的季节,总给人永不止歇的错觉。

或者,不是错觉?

孟齐无所谓地想着。从公司加班结束,公交地铁换着乘坐1个半小时,再步行20分钟,回家的路程将近2个小时,能让最精力充沛的人都感到疲惫。

回到家,皮鞋脱下先放在一边等待擦洗,湿漉漉的背包也先放在餐桌上,当务之急是脱掉西装——他快喘不上气了。

在摆着两个漱口杯的洗漱台上用温水洗了把脸,擦了手换上轻松的休闲裤和旧T恤,他才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冰箱上摆着一个台历,当月寄语是“家人是最强大的依靠,多关心家庭,给予亲近的人毫不保留的爱吧!”

鸡汤。

5月,20日的今天,被红色马克笔画了个圈,旁边标注着“结婚纪念日!!!”三个感叹号,可以想象字迹主人在新年初始对一切的热情和期待。哦,这当然又是另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。

阴雨绵绵不绝,空气中弥漫着腐叶和水汽的味道。但是他仍然开着窗,试图在迷蒙的世界里辨明一切。雨很快打湿了他的头发和上衣。

花坛处一个细小的人影瑟缩着前行,他眯了眯眼,试图看清,但是人影行到一半停下了,朝他的方向抬头。孟齐认出来人影不是自己等的人,便关上窗。衣服又湿透了,真糟糕。

躺在床上,孟齐回想起自己惨淡的童年和寂寥的青春时代,其中当然有轻松愉快的时候,但是大多数时候都像沉浸在这秋日绵绵的阴雨中一样,无聊又烦闷。

tbc